临江仙(绿叶成阴春尽也)

绿叶成阴春尽也,守宫偏护星星2。留将颜色3慰多情。分明千点泪,贮作玉壶冰4。     独卧文园方病渴5,强拈红豆酬卿。感卿珍重报流莺6。惜花须自爱,休只为花疼。

注释:

1 《临江仙》:唐教坊曲,双调小令,性德所用此格为六十字,上下片各为三平韵。

2 守宫:蜥蜴的一种。古人用朱砂喂养蜥蜴,久之,蜥蜴通体呈赤红色,喂满七斤朱砂后,再将蜥蜴捣碎,点在女性身体上,其赤红色终身不会褪去。只有在夫妻同房后,红色的守宫砂才会褪掉。因此古人常用查看守宫砂的方式,检验女子是否还保有处女之身。此处形容樱桃的颜色如朱砂。星星:形容樱桃个小,色泽晶莹。亦同“猩猩”,即猩红色。

3 颜色:樱桃的浓红色。另,樱桃有益脾美容之功效。

4 玉壶冰:据说魏文帝曹丕爱上了一个叫薛灵芸的美人,薛灵芸离开父母的时候,伤心欲绝,一路泪流不止。泪水流到玉唾壶里,壶都被她的眼泪染成了红色,等到了京师一看,壶中的眼泪已凝结成血一般的鲜红。此以红泪喻樱桃之色泽晶莹。

5 独卧文园方病渴:据说汉代才子司马相如曾任孝文园令,患有消渴疾(或即今之糖尿病,口渴消瘦为其主要症状),称病闲居,后文人常以“文园”自居,以“文园病渴”指文人患病。此为纳兰性德自比。

6 流莺:樱桃的别名。古时樱桃又称“含桃”,因这种小小的水果常常被莺含在口中。

赏析:

此词曾一度被解读为爱情词,尤其是其中有些关键词如“守宫”、“红豆”等很容易让人产生误解,实则此阕为谢师词,馈赠樱桃之人应为性德座师徐乾学。康熙十二年(1673),十九岁的性德参与会试,一路奏捷,没想到殿试前夕因突发“寒疾”而功败垂成,徐乾学遂馈赠樱桃以慰之。词中“守宫”、“星星”、“泪”、“冰”、“红豆”、“流莺”等均喻樱桃之色泽形体。且在古典诗文中,樱桃还别有寓意。樱桃价高,自唐朝始形成了一个惯例——新科进士会在庆功宴上用樱桃款待客人,谓之“樱桃宴”。因此徐乾学“饷”性德以樱桃,实为安慰病中的性德:虽然他与进士功名失之交臂,但在老师心目中,已经把他当成名副其实的新科进士了。性德深感老师厚爱,遂作此词酬答。“慰多情”、“强拈红豆酬卿”、“感卿珍重”等语,无关爱情,实寓师生深情。结尾惜花自爱两句,更包含感激老师怜惜同时又劝慰老师要珍重自身之意。古人作词,无论是咏物还是友情、君臣之情、兄弟之情、师生之情等等,均可以男女之情的形式比拟之,如沈义父《乐府指迷》所云:“作词与诗不同,纵是花卉之类,亦须略用情意,或要入闺房之意。”此类词往往容易被误读为爱情词,实则此乃作词传统之一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