乾元中寓居同谷县作歌七首(其五)

四山多风溪水急,寒雨飒飒枯树湿。 

黄蒿古城云不开,白狐跳梁黄狐立1

我生何为在穷谷?中夜2起坐万感集。

呜呼五歌兮歌正长,魂招不来归故乡3

注释:

1 前四句是描绘同谷人烟稀少,野兽猖獗的荒凉环境。飒飒,形容风雨声。黄蒿,一种野草,常借以写荒凉景象。跳梁,跳跃。因人少,故狐狸活跃。

2 何为,为什么。中夜,半夜。

3 倍写思乡之切,是说魂早归故乡去了,故招之不来。古人招魂有两种,一招死者的魂,一招活人的魂,此为后者。此句翻用《楚辞·招魂》“魂兮归来,反故居些”之意,其用意更深,语尤奇警。

赏析:

第五歌由悲弟妹难见又回到自身,写自己流寓荒凉的穷谷,百感交集。诗先以众多阴愁的景物——风多、水急、雨寒、树湿、蒿黄、云密、野狐出没,状写生活的“穷谷”,高度概括了自己寓居同谷的艰难处境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