咏怀古迹(其五)

诸葛大名垂宇宙,宗臣遗像肃清高1

三分割据纡筹策2,万古云霄一羽毛3

伯仲之间见伊吕4,指挥若定失萧曹5

运移汉祚终难复6,志决身歼军务劳7

注释:

1 宗臣:宗庙社稷之重臣。肃清高:言后人仰其清高而肃然起敬。

2 三分割据:指魏、蜀、吴三分天下而成鼎足之势。纡筹策:用尽心智为之计谋策划。

3 万古:犹言旷古。一:独也,特异之谓也。句谓诸葛亮乃旷古未有之奇才,犹如鸾凤高翔于云霄之上,不可企及。

4 伯仲:兄弟行。伯仲之间:犹谓不相上下。伊吕:指伊尹、吕尚。伊尹佐商汤,吕尚辅周文王、武王,都是开国元勋、历史名臣。句谓诸葛亮可与伊尹、吕尚比肩。

5 指挥若定:谓策划谋略若得实现则平定天下。失:犹“无”,掩没也。萧曹:萧何和曹参,皆为汉之开国元勋,所谓“一代之宗臣”。句谓倘若诸葛亮按计已定天下,则萧、曹之功业均不能与之相比,惜其早死未得实现。

6 运:国运,天运。祚:帝位。句谓国运转移,汉祚难复,诸葛亮辅佐刘氏恢复汉室的宏图终于不得实现。

7 志决身歼:即所谓“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”。军务劳:《三国志·蜀书·诸葛亮传》注引《魏氏春秋》曰:“亮使至,问其寝食及其事之烦简,不问戎事。使对曰:‘诸葛公夙兴夜寐,罚二十以上,皆亲览焉;所啖食不至数升。’宣王(司马懿)曰:‘亮将死矣!’”

赏析:

第五首专咏诸葛亮。“宗臣清高”四字,为一篇之纲,既盛赞其才品独超,又痛惜其生不逢时。天运难复,则非宗臣之能事所及;志决身歼,则非清高之节操不坚。宗臣清高如此,能不令人仰大名而瞻遗像,以叹其遭时不遇也哉!王嗣奭曰:“通篇一气呵成,宛转呼应,五十六字,多少曲折,有太史公笔力。薄宋诗者谓其带议论,此诗非议论乎?公自许稷、契,而莫为用之,盖自况也。”(《杜臆》卷八)

《咏怀古迹五首》和《诸将五首》、《秋兴八首》,都是杜甫著名的七律组诗,每首虽各自成篇,但也不是漫然拼凑,而是有一定联系的。《咏怀古迹五首》联章结构虽不像《秋兴》那样,八首只如一首,但亦有脉络可寻,可以看出作者的用心。毛张健曰:“第一首目伤飘泊,而以词客句带出庾信,次篇亦以词客兼及宋玉。而庾信结尾,宋玉发端,则格局之变换处。三篇因上楚宫云雨,类及明妃。合三篇言之,盖词客、美人俱堪叹惋,而楚、汉二君之荒淫失德,亦于兹可见,借以讽切时事。故四、五以蜀主臣之励精图治终之,而末所云‘运移汉祚’、‘志决身歼’者,则言外别有感慨,又与首篇‘支离’、‘漂泊’之意相照。盖公自以留滞西南不能决策以平世乱也。愚谓每篇各赋一事,元可无藉联络,而古人不苟如此。若宜联络者,反成散漫,则今之不如古也。”(《杜诗谱释》卷二)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