隋宫

紫泉宫殿锁烟霞,欲取芜城作帝家1

玉玺不缘归日角,锦帆应是到天涯2

于今腐草无萤火,终古垂杨有暮鸦3

地下若逢陈后主,岂宜重问《后庭花》4

注释:

1 紫泉:即紫渊,唐人避高祖李渊讳改泉。紫渊为长安北水名。紫泉宫殿:代指长安。锁烟霞:谓烟霞笼罩,弃置已久。芜城:刘宋时鲍照因见广陵(即江都)故城荒芜,作《芜城赋》。作帝家:炀帝在江都大建离宫,欲以为都。

2 玉玺:皇帝的玉印,代表皇权。缘:因为。日角:代指唐高祖。《新唐书·唐俭传》:“高祖尝召访之,俭曰:‘公日角龙廷,姓协图谶,系天下望久矣。’”日角即前额突出,饱满如日,古相士以为乃帝王之相。锦帆:《开河记》:“炀帝御龙舟,幸江都……锦帆过处,香闻十里。”锦帆即指炀帝所乘华丽龙舟。

3 “于今”二句:大业十二年(616),隋炀帝在东都景华宫征求萤火虫,夜出游山时放之,光彻岩谷。在江都亦修“放萤院”取乐。古人以为腐草生萤,“于今”句乃讽刺炀帝征萤事。炀帝又自板渚引河达于淮,河畔筑御道、树杨柳,名曰隋堤。“终古”句写隋亡后堤上唯有垂杨暮鸦,凄凉可感。

4 “地下”二句:《隋遗录》卷上:“(炀)帝昏湎滋深,往往为妖祟所惑。尝游吴公宅鸡台,恍惚间与陈后主相遇,尚唤帝为殿下。后主舞女数十许,中一人迥美,帝屡目之,后主云:‘即丽华也。’……因请丽华舞《玉树后庭花》。丽华徐起,终一曲。”两句谓,亡国的炀帝如果在阴间遇见陈后主,难道还要再观赏一曲《玉树后庭花》吗?

赏析:

诗为咏古之作,其中有虚拟之辞,有对照之辞,一改历来咏古之作的空洞伤嗟,尖辛地嘲讽了穷奢极侈、纵欲亡国的炀帝。诗中“于今”二句颇多感慨,故冯班曰:“腹联慷慨。专以巧句为义山,非知义山者也。”(《玉谿生诗集笺注》卷三)李商隐固非专为巧句之人,专为巧句又难以表现朝代兴亡的感慨。诗作意象跳跃而线索明晰,讽刺尖利而不失委婉,可谓曲尽风人之致。杨逢春曰:“此诗全以议论驱驾事实,而复出以嵌空玲珑之笔,运以纵横排宕之气,无一笔呆写,无一句实砌,斯为咏史怀古之极。”(《唐诗绎》)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