咏怀古迹(其二)

摇落深知宋玉悲1,风流儒雅亦吾师2

怅望千秋一洒泪,萧条异代不同时3

江山故宅空文藻4,云雨荒台岂梦思5

最是楚宫俱泯灭,舟人指点到今疑6

注释:

1 宋玉:为战国晚期屈原之后杰出的辞赋家,著有《九辩》以抒发落拓不遇的悲愁。首句即本《九辩》“悲哉秋之为气也,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”。曰“深知”,则引宋玉为知己。

2 风流儒雅:指宋玉的人品标格和文学才能。亦吾师:“亦”字承上章“庾信”来。

3 “怅望”二句:为流水对,谓自己与宋玉身世萧条相同,而生不同时,今思其人,故而怅望洒泪。二人相距千年,故曰“千秋”。异代:不同时代。

4 “江山”句:宋玉故宅相传有两处,一在江陵,一在归州。此指归州宅。归州(今湖北秭归)在三峡内,故曰“江山故宅”。故宅虽存,其人已亡,唯留辞赋传人间,故曰“空文藻”。

5 云雨:宋玉《高唐赋》:“昔者先王(楚怀王)尝游高唐,怠而昼寝,梦见一妇人,曰:‘妾巫山之女也,为高唐之客,闻君游高唐,愿荐枕席。’王因幸之。去而辞曰:‘妾在巫山之阳,高丘之阻,旦为朝云,暮为行雨,朝朝暮暮,阳台之下。’”荒台:即指阳台。岂梦思:难道真是说梦吗?言外谓《高唐赋》不全是说梦,而是另有寓意。

6 楚宫:在夔州巫山县(今属重庆)。俱泯灭:言楚宫今已荡然无存。因不存,故遗地难寻,虽经舟人指点,但终令人生疑。

赏析:

第二首咏宋玉,引为知己,尊以为师,盖因其赋寓规讽,文采风流,足传千古。而后世之人,误解其赋真意,或以为真在说梦。故以楚宫泯灭衬其故宅独存,言外见文藻足以长留天地,而豪华富贵只是过眼烟云耳。后半抑楚王,正是扬宋玉;扬宋玉,亦所以自扬也,此所谓咏怀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