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出塞九首(其六)

挽弓当2挽强,用箭当用长。

射人先射马,擒贼3先擒王。

杀人亦有限4,列国自有疆5

苟能制侵陵6,岂在多杀伤。

注释:

1 汉乐府有《出塞》、《入塞》曲,是写边疆战斗生活的。唐人边塞诗常以之为题,杜甫写有《出塞》多首,先写的九首称《前出塞》,后写的五首称《后出塞》。本诗为《前出塞》中的第六首。

2 挽:拉。当:应当。

3 擒:捉拿。贼:一作“寇”。

4 亦有限:也应该有个限度。

5 列:一作“立”。列国:各国。疆:边界。自有疆:本来应该有各自的疆界。

6 苟:如果。侵陵:侵犯。制侵陵:制止侵犯、侵略。

赏析:

这首《前出塞》诗是一篇超越唐朝,甚至超越几个世纪的微型军事论文。诗的前四句,似为当时军中流行的战歌,两个“当”、两个“先”,饶有理趣,强调对敌要有方略,智勇须并用。尽管有制敌妙策,但这并不是诗人的关注重点,他慷慨陈词:“杀人亦有限,列国自有疆。苟能制侵陵,岂在多杀伤。”这几句诗直抒胸臆,发出振聋发聩的呼声。他认为,拥强兵只为守边,赴边不为杀伐,应该通过政治手段解决边疆问题。杜甫军事思想的高明之处就在这里:有最精良的武器,却不纠结于杀伤敌军的数量,不在战略目标上做不切实际的膨胀,一切以保护国家主权和民族利益为准。这种以战去战的思想,堪称安边良策,它反映了广大百姓反对战争、热爱和平的愿望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