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平乐(春愁南陌)

春愁南陌,故国音书隔。细雨霏霏1梨花白,燕拂画帘金额2。  尽日相望王孙3,尘满衣上泪痕。谁向桥边吹笛,驻马西望销魂4

注释:

1 霏霏:雨雪繁盛的样子。

2 拂:掠过。金额:有金线装饰的帘子上方。

3 王孙:一般指贵族子弟,典出《楚辞·招隐士》之“王孙游兮不归,春草生兮萋萋”,此处是作者自指。

4 销魂:悲伤愁苦的样子。

赏析:

此词写对故国的思恋。此时词人避乱离开长安,晚唐政局岌岌可危,有家而不能回,有国而不能报,所以有此抒写。杜甫的“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。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”,大约可以比拟此时词人的心态。

上片首句点出时地情,时为春天,地为南陌,人在犯着春愁。下句具写愁因,原来是因为与故国亲人失去了联系,音书断绝。下面两句写词人眼前所见。此刻春雨细密地下着,梨花经春雨的清洗,更显洁白,雨中的燕子低飞而过,它们的身影掠过帘额,翻飞而去。非常美的南方春景图。而这静美的画面,兀自无法排解词人的心事。

过片两句直言思乡。尽日相望的不是别人,而是词人自己。韦庄为韦应物的四世孙,他以王孙自比,是一种自许,也是暗用《楚辞》“王孙游兮不归,春草生兮萋萋”的典故。“尘满”写尽沧桑,男子而衣沾泪痕,已至伤心,泪痕不干,又染尘土,则沉沦之至,颇有屈原江畔行吟憔悴之意味。结尾两句写骑马桥边,闻笛而西望销魂之情景。笛为思乡之媒介,古人往往闻笛而起乡思,如李白之“笛中闻折柳,春色未曾看”(《塞下曲》),王昌龄之“横笛怨江月,扁舟何处寻。声长楚山外,曲绕明关深。相去万余里,遥传此夜心”(《江上闻笛》)。故词人敏感的心怎能不闻笛而销魂落魄?同为桥边骑马,此时的词人,不再类似“骑马倚斜桥,满楼红袖招”的风流公子了,但词中却自有一种风流体现。

周济云:“端己词清艳绝伦,初日芙蓉春月柳,使人想见风度。”(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)则真是体味到了韦庄的丰神所在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