浣溪沙(一向年光有限身)

一向年光有限身1,等闲离别易销魂2。酒筵歌席莫辞频3。  满目山河空念远,落花风雨更伤春。不如怜取眼前人4

注释:

1 一向:即一晌(shǎng),片刻、片时之意。有限身:有限的生命。

2 等闲:随便、轻易。销魂:伤神、愁苦。

3 莫辞频:不要嫌酒筵歌席太频繁。

4 “不如”句:化用唐元稹《会真记》中莺莺诗:“还将旧来意,怜取眼前人。”怜,爱。此句又见作者《木兰花》词:“不如怜取眼前人,免更劳魂兼役梦。”

赏析:

本篇也是《珠玉词》中的名作,其传诵之广远,几乎可与同调名的“一曲新词酒一杯”一阕相比美。词的主旨,不过是伤别念远,叹时光之有限,主张及时行乐。表现手法也很简单,取眼前景物人事,以排遣愁怀。首句,叹年光有限;次句,言离别伤神;第三句,直言以酒自遣,及时行乐;过片两句承“离别销魂”而来,抒发其特大特深的宇宙人生之感慨。末句忽作转语,主张:与其徒劳无益地伤离念远,不如怜取眼前,取乐于当下。这首词之所以能够打动人心,引起千年以来众多读者的共鸣,主要原因在于它“情中有思”,在寻常感情的抒写中表现了对于宇宙人生的哲理性的体悟。试看词中虽然叹人生之有限,伤春光之短暂,恨情人之远离,但却不一味地沉溺于感伤与愁苦之中,而是善于自我排遣,跳出愁城,对人生进行一种理性的节制和反省;在认识到一味“念远”、“伤春”之徒劳无益以后,词人转而采取旷达超脱的人生态度,做出了“不如怜取眼前人”的理性的选择。诚如叶嘉莹所指出的:“至于‘不如怜取眼前人’一句,它所使人想到的也不仅仅是‘眼前’一个‘人’而已,而是所该珍惜把握的现在的一切。”(《大晏词的欣赏》)本篇所借以打动人心的,主要就是这种既实在又超脱、既认真却不拘执的人生态度。这样的人生态度,是不该被定性为“消极思想”的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