浣溪沙(​宿酒才醒厌玉卮)

宿酒才醒厌玉卮1,水沉香2冷懒熏衣。早梅先绽日边枝。  寒雪寂寥初散后,春风悠飏欲来时。小屏闲放画帘垂。

注释:

1 宿酒:隔夜犹存的酒醉。玉卮(zhī):玉制的酒杯。

2 水沉香:香名,用沉香木之心材所制,又名沉香,沉水香。《梁书·林邑国传》:“沉木者,土人斫断之,积以岁年,朽烂而心节独在,置水中则沉,故名沉香。”

赏析:

本篇叙写晏殊这位富贵闲人在冬末时节的生活感受。其情感内容虽无什么可以称道之处,但全篇写景明丽,叙事细致,抒情安雅,且能融人事、天时和自然景物为一体而营造出词境,颇见作者娴熟老到的艺术功力。此词像作者一贯的做法那样,从眼前景、身边事闲闲起笔,信手拈来,组织成篇。词中用字造语均极寻常,并无任何惊人之语和奇警之句,但处处尽合分寸,通篇浑成完好,且具有深约之美。比如开头两句,写冬日隔夜酒醒时特殊的生理、心理感受,就写得十分细致和微妙:酒而曰“宿”,则知是昨夜醉倒;醒而曰“才”,则知是酒困初解;因此遂厌再饮;继而因病酒而畏寒,故以“香冷”示天寒;因初醒而感倦,故以“懒熏衣”示身倦。十四个字包含如此多的内容,足见作者语言艺术之高超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