诉衷情(青梅煮酒斗时新)

青梅煮酒斗时新1,天气欲残春。东城南陌花下,逢着意中人。  回绣袂2,展香茵3,叙情亲。此情拚4作,千尺游丝5,惹住朝云6

注释:

1 青梅煮酒:古人于春末夏初时,以青梅、青杏煮酒,取其新酸醒胃。斗:趁。时新:应时的新异物品。

2 绣袂:女子的衣袖。

3 茵:铺地的席子、垫子。

4 拚:甘愿,豁出去。

5 游丝:蜘蛛、青虫等吐出的飘荡在空中的丝。

6 惹:牵扯住。朝云:喻意中人。语本宋玉《高唐赋》,前已注。

赏析:

《诉衷情》为唐教坊曲,用作词调,始见《花间集》。有单调、双调两体。宋人一般都用双调之体。如晏殊集中九首,就全为双调体。此体四十四字,连缀三、四、五、六、七字句,形成长短错落、回环曲折的抒情气势,上片四句三平韵,下片六句三平韵。本篇即利用此调的形式特征,来抒写春日男女缠绵之恋情。上片写暮春时节郊外游赏,巧遇心上人。首两句,先写时令。以酒之趁季节来标明天气的变化,不落常套;趁时新而曰“斗”时新,运意尖新醒目而不显生硬。后两句,由“时”及“地”,由“地”及“人”,写出恋爱的环境和恋情本身。这两句稍嫌直白,但也算纪实之笔,写得干净利落。下片叙写恋情之热烈、绵长。过片三个三字句,流畅而简洁地铺叙芳郊欢会的情景,而以“叙情亲”为其主脑——这也是一篇之主脑。末三句,化实为虚,另立新意,以比兴的手法,托出自己爱情的心愿。情感幽婉,格调高雅。叶嘉莹对这三句情语极为欣赏,以为它们“虽作艳语,自有品格”,能唤起人们心中的“一份深挚的情意”(《大晏词的欣赏》)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