诉衷情(东风杨柳欲青青)

东风杨柳欲青青,烟淡雨初晴。恼他香阁浓睡,撩乱有啼莺1。  眉叶2细,舞腰轻,宿妆3成。一春芳意,三月和风,牵系人情。

 

注释:

1 “恼他”二句:用唐金昌绪《春怨》诗意:“打起黄莺儿,莫教枝上啼。啼时惊妾梦,不得到辽西。”

2 眉叶:眉毛描画得像柳叶。

3 宿妆:隔夜的化妆打扮。何逊《嘲刘孝绰》诗:“雀钗横晓鬓,蛾眉艳宿妆。”唐薛能《吴姬十首》诗其二:“何人画得天生态,枕破施朱隔宿妆。”

赏析:

此词写一位歌舞妓的春日怨情。上片,写春日风物引动了女主人公的愁怀。首两句写春景,笔触清疏,景致如画。后两句,化用唐人诗意,变化而成新境,以突显香闺独处者的百无聊赖的情怀。这里使用倒装句,使意思更为曲折。“恼他香阁浓睡,撩乱有啼莺”两句,按理应为:“恼他莺啼,撩乱香阁浓睡。”作者故意打乱语序,并非单单为了调适平仄,而主要是用以暗示女主人公心绪之烦乱。下片具体描写女主人公的“芳意”和“人情”。但整个儿写得表面化和一般化,所以未能激起读者的审美共鸣。过片三句,仅仅是一般化、普泛化地描绘女子的美色;结尾三句写“春情”,更全是诗词中常见的套话,未能突出“这一个”的特点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