浣溪沙(髻子伤春懒更梳)

髻子1伤春懒更梳,晚风庭院落梅初。淡云来往月疏疏。     玉鸭熏炉2闲瑞脑3,朱樱斗帐4掩流苏5。通犀还解辟寒无?

注释:

1 髻子:古代妇女的发式。张光《醉落魄》:“云轻柳弱,内家髻子新梳掠。”

2 玉鸭熏炉:玉制或白瓷制的鸭形熏香炉。李商隐《促漏》:“睡鸭香炉换夕阳。”

3 瑞脑:香料名,又名龙脑,即入药的冰片。据段成式《酉阳杂俎》卷十八载:“龙脑香树,出婆利国。婆利,呼为固不婆律。亦出波斯国。树高八九丈,大可六七围。……(龙脑)在木心中,断其树,劈取之,膏于树端流出,斫树作坎而承之。入药用,别有法。”此香当于隋时传入中国。据《隋书·南蛮传》载:隋炀帝时,赤土国“贡龙脑香”。

4 朱樱斗帐:覆斗形的小帐,帐之四角悬挂红珠,以为装饰。《孔雀东南飞》:“红罗覆斗帐。”

5 流苏:指帐子边下垂的穗儿,一般用五色羽毛或彩线盘结而成。庞元英《文昌杂录》卷五:“流苏,五采毛杂而垂之。”韦庄《菩萨蛮》:“红楼昨夜堪惆怅,香灯半掩流苏帐。”


赏析:

词写闺中孤寂的日常生活。春来时节,依旧懒得梳妆。李清照在春日里怎么会有这样一幅慵懒的神态呢?这样的疑问将人们导向“女为悦己者容”这一思路。日子过得如此平淡乏味,环境无比寂静,落梅在提醒词人时光的流逝。在这个月明云淡的夜里,李清照恐怕又难以安稳入眠了。下片写无眠的长夜。词人罗列了室中、床上的许多精美物品,物品虽然精美,却是没有生命的,悠悠长夜,只有这些物品做伴,李清照是多么孤独冷清啊!结句追问,已经透露出通犀角无用、环境依然寒冷难耐之意,因为这种寒意从心底透出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