瑞鹤仙(马齿加长矣)

马齿加长2矣。枉碌碌乾坤,问汝何事。浮名总如水。拼尊前杯酒,一生长醉。残阳影里。问归鸿、归来也未。且随缘、去住无心,冷眼华亭鹤唳3。     无寐。宿酲4犹在,小玉5来言,日高花睡。明月阑杆,曾说与、应须记。是蛾眉便自、供人嫉妒,风雨飘残花蕊。叹光阴、老我无能,长歌而已。 

注释:

1 《瑞鹤仙》:诸家句读颇有出入,性德此格为一百零二字,前片七仄韵,后片五仄韵。

2 马齿:年龄。辨别马的年龄主要是看马牙齿长短及磨损情况。马齿加长,即年岁增长。

3 华亭鹤唳:典出《世说新语》,华亭即今上海松江。西晋陆机在没有做官之前,曾经与弟弟陆云同游华亭。后来陆机被人谗害,为司马颖所杀,临刑前,陆机长叹一声:“我想再去听听华亭鹤鸣的声音都没有机会了啊!”一说华亭在今浙江嘉兴。唳:高亢的鸣叫声。

4 宿酲:宿醉。

5 小玉:侍女名,此为泛指。

赏析:

此阕与前《金缕曲·赠梁汾》同为康熙十五年(1676)所作,意旨相近,可相互参看。性德作此词时,心情颇为纠结愁闷。三年前性德因突发寒疾错过殿试,唾手可得的进士功名与之擦肩而过,他曾颇为遗憾伤感;三年后,性德终于高中二甲第七名进士,本是荣耀之事,然中试之后性德并未按惯例授官或入翰林院深造,皇帝旨意久未下达,性德竟赋闲在家。此阕之主题在于感叹光阴消逝太快,“马齿加长”而自己仍碌碌无为,一事无成。其实在性德二十二岁这年,性德除了殿试奏捷,还迎来了两件大喜事:其一是由性德主持编撰、耗时长达三年的大型儒家经解丛书《通志堂经解》最终编印完成,这项工作奠定了他在当朝的学术地位;其二是第一部词集《侧帽词》印行问世,一炮走红,词坛新秀纳兰性德与同时代著名词人项鸿祚、蒋春霖成三足鼎立之势,由此奠定他在词坛的“巨星”地位。然而,词名、学问、高中进士的光荣等等,这一切在性德眼里都不过是些浮名而已。深受儒家思想教导的性德,笃信“君用而行之”:自己的才华,要靠君王的信任和重用才能得到真正的施展。而君王的沉默,让性德感到了深深的失落。从此阕可知,青年性德亦曾有入仕之志,“是蛾眉便自、供人嫉妒。”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。如此出色的容若公子,却不得不在谣言的包围中如履薄冰。他还没有进入仕途,却已经隐约感受到了仕途的风险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