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律•和郭沬若同志

一九六一年十一月十七日

一从大地起风雷,便有精生白骨堆。

僧是愚氓犹可训,妖为鬼蜮必成灾。

金猴奋起千钧棒,玉宇澄清万里埃。

今日欢呼孙大圣,只缘妖雾又重来。

   

这首诗最早发表于人民文学出版社1963年12月版《毛主席诗词》。

 

注释

[和郭沫若同志]  1961年10月间,浙江省绍剧团在北京演出根据《西游记》第二十七回白骨精故事改编的绍剧《孙悟空三打白骨精》。郭沫若看过戏后做了一首诗,借以反对当时所说的现代修正主义。本诗的主旨与郭诗相同(这也是作者此后大多数诗词的主题),只是不同意郭诗敌视被白骨精欺骗的唐僧的看法。郭读本诗后表示接受作者的意见。郭沫若(1892—1978),四川乐山人,当代著名的文学家和历史学家。两诗句中多用《西游记》故事。

[愚氓(méng)]  氓,古义通“民”。愚氓,愚蠢的人。

[鬼蜮(yù)]  蜮,古代传说中水里一种暗害人的怪物。鬼蜮,即鬼怪,后来比喻阴险作恶的人。

 

 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